新加坡诺特设计集团
直播: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六站——“东方韵”
作者: 乐居环球酒店设计之旅 点击:747 时间:2016.03.30

2015年,新浪家居与简一大理石瓷砖联合推出“环球酒店设计之旅”年度策划,致力于为中外顶级酒店设计师打造最有效的交流平台。2016首站全新开启,落地上海柏悦酒店,相约其主设计师季裕棠与大家共论“酒店设计中的'东方韵'”圆满落幕

 日期:2015年3月29日  13:30

    地点:上海柏悦酒店(世纪大道100号环球金融中心93楼南北阁)

  13:00—13:30   论坛签到(正式开始) 

  13:30—13:45   致辞

  13:45—14:45   季裕棠 Tony CHI主题演讲+互动

  14:50—15:50   郭锡恩主题演讲

  16:00—17:00  Tomás Contreras 主题演讲 + 互动

活动现场

  ——————  活 动 开 始  ——————

人多到“溢”出来的活动现场

主持人:新浪家居执行总编 戴蓓

2015年由新浪家居主办、简一大理石瓷砖承办的“环球酒店设计之旅”,致力于为中外顶级酒店设计师打造最便捷有效的交流平台。 如今已经完成了五站旅程,每站围绕“设计酒店”开展主题演讲。去年6月与保罗安德鲁同样相约在上海开启了首站设计论坛,相继在杭州安曼法云北京瑰丽酒店青岛涵碧楼成都博舍等著名设计酒店相邀多位设计大师一同探讨了酒店设计。希望通过这一平台,为酒店设计领域提供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发声渠道。

本次我们将围绕“酒店设计中的 东方韵”这一话题展开。在现代建筑中待久了的人们,几乎都忘了自己心中的家是什么样子。但是有时一片青砖、一缕青烟,就能唤醒内心深处有关于东方情致的记忆。

这一缕东方韵绵延不绝,从戴念慈贝聿铭季裕棠张雷,从香山饭店到上海柏悦。每一个时代的设计师都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东方韵”这个话题,因为这个命题其实就是在问,属于东方民族的心灵家园,应该被怎样安放?

今天,我们相聚在由著名华人设计师季裕棠先生设计的上海柏悦酒店,与他本人一起并相约多位设计大师,对“设计酒店”这一新兴的酒店类型做出解读。接下来,请允许我为大家介绍今天到场的领导和嘉宾。

著名华人设计大师季裕棠

  如恩设计创始人之一郭锡恩先生 胡如珊

  全球顶级建筑设计公司Gensler设计总监 Tomas (托马斯)

  新浪家居副总经理张晓辉

  简一大理石瓷砖国内营销总经理邱文胜

  简一大理石瓷砖品牌推广部总监 柯丽敏

亚太设计总监新加坡M&O Regina

  今天的现场真是群星熠熠,高朋满座,欢迎各位贵宾的到来。

 

新浪家居副总经理 张晓辉 发言

  

新浪家居作为门户网站,在整个的家居建材领域取得了成绩,但是在设计领域,戴老师希望为中国的设计做一点事情。

为了搭建一个大家学习的平台的简单初衷,我们开始了自己在设计师领域的尝试。而环球酒店设计之旅也是在这样的思想下产生,正是由于你们的参与才能让这个活动存活下来,也相信在你们的支持下活动可以办得越来越好。在这里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也只有你们的支持才能把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

 

简一大理石瓷砖品牌推广总监 柯丽敏

 

在人的一生当中,酒店是我们重要的驿站。它让我们得到休息,是城市文化的地标,同时也是我们体验的驿站。在酒店的天然应用当中,天然的大理石,带着时光和印迹,是很重要的材料。

很多的媒体和设计师朋友经常问我,一个公司和一个人拼到最后就是拼使命,简一的使命是什么?我想就是今天季老师和郭老师来分享在新的世界经济舞台上的所谓的“东方韵”。“东方韵”不仅仅是代表东方的文化、东方的设计、东方的思想,同样的还有东方的经济、创新和制造,简一希望能够和更多中国的传统企业走向世界,带着我们让人信赖的中国的创新的品牌。

如恩设计创始人之一郭锡恩先生对话著名华人设计大师季裕棠先生


郭锡恩vs季裕棠

郭锡恩:首先我感到非常荣幸来到这个重要的设计讨论论坛。不夸张地说,我觉得这真的是我们时代非常重要的设计论坛了。Tony代表了室内设计行业的一代宗师,但是他在建筑师、设计方面和城市规划方面也是有非常深的背景。我想问一下Tony:为什么这么恨建筑师这样一个行业,或者是建筑设计这样一个行业。   

季裕棠:第一,非常感谢戴老师给我们这个机会,让我们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第二,我大概最近有5年没有到中国来了,也有一些灰心。因为“设计”这两个字被用得太多。其实设计是很基本的人生过渡的段落,每个人都会做设计。设计定义很简单—审理,审理什么?审理生活的方式。但是人家不会请你设计生活方式,所以我觉得设计这个行业稍微走火入魔了。

其实设计圈是很小的圈子,我个人是1979年毕业了以后跟大家一样,跟着老师学习到今天。但是在这个过程上,学到很多反省的东西,学到什么不该做,并没有学到该做什么。所以设计上的第一点不是说我恨建筑师,我本身也是一个建筑师,但是现在我们讲什么开发商都不相信,只相信钱。建筑师和开发商就同流合污,做一些不该做的事情。

今天很开心郭总他们在中国建立事务所,他在中国十几年,牺牲自己,带动了一个设计行业。做的设计其实内外合一,他们已经不是一般的室内设计师,而是建筑师,那建筑师是否开始从内设计到外,而今天,所有的设计师只做外观,室内不需考虑。室内的问题交给室内设计师,所以我说我其实不是恨建筑师。我只是认为建筑师应该要思考他没有做到的事情。不要做不该做的事情,所以现在室内室外分开了,完全不合一,我对建筑师非常失望。

郭锡恩:您讲得非常好,我现在想问您一个问题。您不管是在室内设计,外国的设计还是城市规划方面,都非常有天赋。就像当年文艺复兴时期的米开朗齐罗一样是全能型人才。现在不管是室内设计、产品设计都分得很清楚。但如同文艺复兴时期的多面手的大师已经很少见了,能否解决这样的现象?

季裕棠:时光不能倒流,我个人认为那已经不能再发生了。时间、脚步、重点都不一样。现在大家只看到商业牵涉到的钱和时间。一般的客人到我们公司来。有的要快,有的要便宜,但是又快又便宜,又要保证质量,根本不可能。

第二个是学校的教育,无论建筑系毕业或者是设计系毕业,受教育过程其实与以前差很多,为什么呢?因为以前资讯很有限,现在的资讯很丰富,所以短短5年内你学到的东西很有限,而到了社会上,你的业主让你做的是范围之外的。所以大家只能够做他晓得的事情。而在今天在中国,有很多的工程,也给了设计师很多的机会。 

郭锡恩:您在业界因为一件事比较有名,就是说作为室内设计师,你会把客户开了。我也曾经尝试过把客户开了,但是不成功。你的客户会怕你,我想请教一下您是怎样做到这一点。因为很多设计师太饥饿了,什么活都愿意接,向客户妥协。但是您还是坚持自己,就连大的开发商也受过您的“礼遇”,同时您也让行业受到尊重,您是怎样做到的?

季裕棠:首先我脾气不太好,这一点也是我夫人在过去35年给我培养出来的。第二个我从开始建设Tony  CHI开始,我说这一辈子再也不替人家打工了,我只愿意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的父亲告诉我树大招风,千万不要做大事,第二千万不要贪心。所以那么多年我一直很低调。第二个贪心,有的人贪机会,有的贪钱。其实我很贪心,贪心的是机会。但是贪心机会,不能把我当恶人和罪人。

所以一般来找我的人只知道我有名声而已。他不知道今天我的长处在哪里,短处在哪里,只想用到我达到他的目的,而他的目的是这个“贪”字加10倍。所以这方面的工程我不会接。我接的工程首先要来电,人家来访我们要互动一下,不谈合同。所以一般的客人跟我合作一段时间没有合同,人家说怎么付钱?按小时付钱。付到哪一天签合同了,我们就开始。如果不合适的,大家分道扬镳。

碰到“离婚”的案子也有,因为每段工程、每个设计都有灵魂。很多方面都可以替换,但是灵魂不可以换,如果灵魂替换这个案子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不存在你继续下去做什么?今天的中国有很大的量,这里是一个做量的地方。所以我也鼓励许多留学生回国发展。因为这里可以犯错,但还有机会,而且也有钱可赚。

郭锡恩:这是最后一个问题,然后请观众们提问。是关于您的公众形象,比如说有人把你看成是傲慢的人,或者是特别有个性的公众人员。但是我和胡女士在您的项目中看到了谦逊。很多设计师的个性看起来是谦逊的人,但是项目看起来却是非常张狂。您就好像是双面人,有两面人的特性。有的人觉得你很张狂,但是项目当中却不是。比如您东京设计的酒店项目,就有着照片无法传达的魅力。

季裕棠:郭先生讲得很彻底,看得很透。其实我是非常透明的一个人,很容易看,我所有设计和事务所经历,讲的都是无形的设计,是眼睛看不到的设计。我觉得设计不应该用眼睛来看,而是用心来看,我觉得所有的空间都应该很斯文,人是有两种,白天的人、晚上的人,空间要跟着日光和月光而变化,所以空间的感性非常巨大,如果建筑不斯文的话它没有办法与日光和月光调和。第二我认为设计是为人做的。

并不是为了付钱的客人。一个空间一定要有人打理,打理的人是这个空间最重要的人,因为它会把这个空间的灵魂慢慢地培养出来。设计一个东西是为了主人,既是在这个空间里上下班的人。设计本来是斯文,因为生活的方式与美学其实是很雅的一个字,很多东西都很美,看你怎样看待。

现场提问与互动

现场提问

Q:感谢您带来这样的作品,在您斯文的设计的空间里面,客人的感受与您个人的个性设计延续的脉络,这两者在设计当中您是否有考虑?

季裕棠:一般每个人设计都有自己的DNA,我有自己的设计。我设计喜欢抓轴线,抓比例,喜欢整理一个空间。我认为一个空间在没人的时候它非常安静,但是有人的时候它非常闹,所以我在整理空间的时候,我想方法把人当成水一样控制他们。这种所有工程都有这种做法。对我个人来讲为什么做酒店?因为对你们来说是酒店,对我来说不是酒店,是生活的礼节。

真正的Hospitality的含义是款待,你款待你的客人、你的邻居,这才是Hospitality的概念。另外,我们讲到“东方韵”,我觉得这个要去思考另外一个方向。我们现在已经到了世界已经变成东西合一了,为什么我们看到的东西为什么都不优雅?我认为这就是Hospitality的不足。另外,为什么西方吸收东方很容易,东方吸收西方很难,为什么东方的东西都要靠西方的眼睛和手段变成市场上能够卖的东西,唯一差别是西方的艺术指导。

Q:我记得多年前清华大学的分享当中,当时有一位设计师也是问到季老师,为什么您的设计这么优雅?您当时只讲了两个字——品位。刚才您在讲在项目执行中,提到有时候关于材质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东西可以有一些交替和妥协,但是您认为最不能妥协的是项目的灵魂。您认为在项目当中核心去把握和坚守的灵魂,能否与大家展开一下?

 

季裕棠:灵魂是看不到的,它是在很多地方发生的,而且它是在某种火花层面发生。灵魂是人和人之间会碰撞起来。人和空间有这个机会的话,会出现一个没有办法解释的感情。灵魂是看不到的,它是在很多地方发生的,而且它是在某种火花层面发生。灵魂是人和人之间会碰撞起来。人和空间有这个机会的话,会出现一个没有办法解释的感情。这个空间有爱和恨。怎样让这两个空间建立起来,这就是最重要的。

Q:两位,您好!我想替我们公司年轻的设计师问一个问题,他们还是春天,互联网资讯也很发达,而且大陆的客户都很强势,他们很难反驳他们的客户,请问两位前辈对年轻设计师有没有建议和指导?

季裕棠:那只有改行。如果今天你没有办法控制到一个音乐的旋律,就不要做音乐家。我三个姐姐都是学音乐的,家里钢琴一大堆,对我来讲是噪音。我今天说我是一个生命,不是音乐。人要有灵魂的话人要把它活出来,设计师要做到这一点,怎样把无情做到有情,你今天设计空间给人来用,而不是把空间设计出来就完事了。这个观念是完全错误的,如果你完全为那张照片设计的话,那你就改行。如果你今天是为情来做的话,我认为你可以做一辈子。


Q:我回大陆有10年了,可能这边发展的速度太快了,所以造成了很多年轻的设计师,尤其是80后、90后他们做设计比较浮躁。我想听听您对大家有怎样的鼓励?

季裕棠:我刚才讲到贪字,你不贪就不会做到那么快。为什么有人吃慢,是他怕吃胖,还是不够吃,这是一个速度问题。吃饭的速度牵涉到大环境,从小环境到大环境,我今天讲到款待,是最基本的问题。你只有款待自己以后才有能力款待他人,所以设计,要享受一件东西你要品他的味,你那么快解决掉你味都没品到,设计与写书是一样的。我讲到款待他人,就比如写书写给谁看?他人看。所以你有时候写东西要以他人的角度看问题。你今天做设计,你要以他人的眼光看设计。这对现在的设计师来说是很重要的。

Q:季先生,您好!您认为未来中国年轻设计师团队,如何对待师崇、师恩、师傅这样的关系?

季裕棠:郭先生在Tony  CHI旗下十多年。我觉得这个师徒关系一直会存在,这个精神永远不会消失。在这种环境里面是双方的,在于大家双方面愿意。师徒其实是平等的。我的师父太多了,从都市规划到建筑,从酒家到餐厅设计,从餐厅设计到产品设计,每一个过程上我都有师父。我的师父带着我做事情,我到现在也不能忘记我们的感情。

我现在不在公司而在外地跑,是因为我要给这些徒弟一些空间。这是做师父该做到的。所以师徒的关系是一辈子的,那默契不是一夜之间达出来的,而是累积出来的东西。这是一个互相互动的一个文化,互相之间的一个灵魂,就算师父不在灵魂都在存在,因为它祈祷的那个灵魂还存在。

论坛演讲

接下来这位嘉宾是郭锡恩先生,他和胡如珊女士共同创立了如恩设计研究室(NERI&HU),一家立足于中国上海,在英国伦敦设有分办公室的多元化建筑设计公司。2015年,郭锡恩先生和胡如珊女士被巴黎家居装饰博览会评选为亚洲年度设计师,2014年,被英国墙纸杂志(Wallpaper*)评选为年度设计师。

  下面有请郭锡恩先生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演讲

如恩设计创始人之一郭锡恩 

我们是一个多元化的事务所。我们的工作涉及建筑、室内设计、平面设计和产品设计。在这里我们精选了一些项目和大家分享。我在上海做的演讲不多,在此跟大家谈一谈我所坚持的5个执念,它们一直指导我们过去10年的实践。5个执念我们叫它们分别是“窥探的凝视”、“模糊的物线”、“物性”、“对历史的理解”、“对文化机理的呈现”

首先我谈一下“窥探的凝视”以希区柯克的电影《后窗》作为引入,人与人之间彼此地窥探和关注,这是我们设计的出发点之一,其实有些时间孩子很好奇地去窥视,成年人也是这样的,我们希望看到遮盖之下的事物。有一个客户在选设计的时候非常喜欢我们的理念,他就让我们设计他在田子坊买下的一幢老式住宅。也是因为客户本身窥视的执念,使得他在上海买下一桩私宅能够在这里让我们做设计。为了达到窥视的效果并不一定要非常透明的结构,我们通过隐秘的结构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

第二个执念叫“模糊的界线”和在中国的很多外籍客户合作的时候,他们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就是希望无限增大这个房间的容积率,那么我们的策略其实是模糊室内外的界限。

我们第三个执念叫物性,事物的客体性。其实有些时候我们不强调对外界环境的解读,有些时候是从事物本身以及它内部透露出来的意念,能够带动大家对周围环境的理解。我们在马来西亚新做的一个项目。这个建筑原由就是英国的殖民地,原来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是当地铁路建设的办公楼,我们当时是与两位建筑师一起,其中一个提议是完全把这个建筑包裹住,另外一个建筑师提议在地下打造一个新的空间。我们提议是在现有体量中加入新的结构,所以很高兴最后我们赢得了这个项目。那么我们在基本上没有改动原有建筑,而只是通过植入新的体量,而重新给这个建筑带来新的生命。

 

第四个执念叫做“对于历史的重新诠释”重点是通过这样一种拼合的核心理念,我们希望通过对这种微小的附件他们所组成的历史印象给予重视,这也是我们设计的核心理念。我们最后一个执念是对文化机理的呈现,也是通过阿姆斯特丹一位非常有名的摄影师,他拍摄了一系列的中国室内的景象,我们可以看到房间事物有不同的层次,在不同人眼中有不同解答。

最后一个执念是对文化机理的呈现,三年前我们接了这样一个酒店项目反应了我们这一执念。当时入围的有个亚洲的设计师,其中两位都是日本的建筑师。当时我们进入这个竞赛的时候,我们想说我们也要通过对文化机理的保护来解读这个项目。

设计手法是保持所有监狱的牢房,同时我们减少了一些卧室,把这些牢房变成卧室,满足酒店功能的需求。如果大家在当地工作和生活的话,会知道当地政府对这个建筑的要求很严格的,当时是以砖结构完成这个建筑,但是对于这样一种非常传统的手法实现一个传统的建筑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所以我们采用了这种砖角能够悬浮在上面,其实它远看像一个城堡和堡垒,但是其实它是一个非常亲民的建筑。 

最后想用《小王子》作者安东尼的一句话作为我的结尾,“不求走多远,能带点诗意走下去我就满足了希望每位设计师不是以自己的名气,自我实现作为自己实现的最终目的,而是将每个项目,将我们的才智最终化为对于世界、社会的回馈,这才是我们最终设计的意义所在。”

 

 

Tomás来自全球领先的建筑、室内设计、规划及战略咨询公司Gensler。他曾分别在欧洲,美洲和亚洲有广泛的时尚酒店和娱乐设施的项目经历。Tomas有丰富的酒店经验,其中包括东京Conrad,伦敦皇冠假日酒店,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法恩纳酒店等。

  下面请Gensler上海设计总监Tomas为我们带来精彩的演讲:

 

顶级建筑设计公司Gensler设计总监 Tomas 

 

首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Gensler公司全球的足迹,我这里不会讲到我们单个设计师应该做的事情,或者是讲的不光是我要做的事情,我要把大家带向未来,会讲到我们Gensler的社会责任感。

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的社会责任感,要不断发展、开发它,要对它有主人翁精神。我们在全球已经是有50多年的运营历史了,非常具有激情,我们也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去承建各种各样的项目,他们用面向未来的视角做设计。现在的空间像一盘死水,很多人不愿意冒风险,开发商求安全只想追求利润。

现在社会发生了非常迅猛的变化,每个客户都有它独特的需求和追求,现在休闲文化趋势蔓延开来,文化之间的差异逐渐消失,我们面临的大的环境变化,必须快速去适应。所以文化的混合性以及混合式思维方式是尤其重要的,我们目前一个混合式团队背景,开发出独特的项目或者是产品。

丹佛机场就是我们很重要的作品,展示了公司在小社会当中相互妥协,用不同的背景相互融合的成果,丹佛机场就是混合式思维的成果。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们要做我们热爱的事情,只有热爱之后才能推出我们的设计方案。希望以后可以跟大家分享更多我们的设计方案。

 

活动

 

尾声

 

从发起这个活动开始,不断有人给我们留言,说媒体你们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我想我们做的事情是对的。目前做商业炒作的事情非常多,我是一个讲直话的媒体,我想中国有影响力的媒体应该去做与钱没有相关的事情。对于这些人来讲,拿出几百万的钱,在中国不是什 么大事。

但是拿出你的诚意、行动和时间尤其可贵,很多人抱怨中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想是否在抱怨的同时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我们反对几件事,第 一卖票,我知道很多的活动卖票,我们的活动不卖票,但是我对后台报名来的人有筛选,每次活动请到的嘉宾都是精挑细选,对他们演讲的内容进行确认,我们要推 的是在中国建立一个真正的、良好的对设计专业有用的东西,而不是浮夸的东西,中国不缺钱也不缺聪明人,而是缺傻傻的“笨人”,我们愿意做这样的“笨人”。第二,活动形式过于商业化。我们反对在这样的氛围里出现企业做广告推自己的产品。

感谢季先生光临我们的现场,包括如恩设计的胡如姗去年帮我做演讲,包括郭锡恩先生,感谢他们。做名人是可悲的,老是被人骚扰。但是不做名人也是可悲的,因为有影响力的人不做好的事情,这是可悲的。这是一个时代赋予我们的责任,我们要利用这个责任去做好事。

感谢到场的每一位嘉宾和听众。“环球酒店设计之旅”第六站到此结束。第七站活动即将展开,请大家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号“乐居环球酒店设计之旅”,我们将为您提供最新的活动信息,本次演讲的精彩内容也将通过这个微信号发布。

朋友们,我们下一站见!

 

- The end